您好,中国(上海)法学期刊联合网
性贿赂:法律与道德的挑战
2014-01-09 13:44:07 作者: 成韵
        性贿赂古已有之。而史上最著名性贿赂的牺牲品,非四大美女之首西施莫属。性贿赂最典型的莫过于勾践、范蠡,他们给吴王夫差送去大美女西施,以离间吴王与其忠臣伍子胥。勾践为了自身的自由和实现自己的其他利益,利用了当权者的弱点,利用美女满足吴王这些掌握着大权人物的性欲望,从而达成自己的政治军事目的。古代所谓的“四大美女”,她们都有相似悲剧经历,那就是都是性贿赂的牺牲品。 

而在现代,性贿赂现象越来越多。远的如,厦门远华集团赖昌兴,他在厦门修建了“红楼”作为他实施性贿赂的场所,对许多官员提供美色进行贿赂,使其走私可以大开绿灯,畅通无阻,疯狂走私500多亿元,是迄今为止最典型、涉及官员最多的以性进行贿赂的案件!国家省部级领导人如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,广西壮族自治区原主席、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,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等等,也拜倒在石榴裙之下。

近的如薄熙来、刘志军、雷政富等。无论是薄熙来的“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”,还是刘志军的“与丁书苗出资安排的多名女性嫖宿”,这些庭审前已披露的权色交易情节并未在高官们的起诉书中体现。即便是因不雅视频而落马的雷政富,因受贿接受法律制裁时同样未涉及性贿赂一节,甚至 性贿赂无法入罪,雷政富在庭审时以“谈恋爱”为理由翻供,大谈自己“好色不贪财”。一个个好色贪官在“金弹”加“肉弹”的一阵狂轰滥炸之下,“色”令智昏,沉湎于声色犬马而前“腐”后继,色情成为腐败的催化剂。

因此,在腐败案件中,“凡贪多色”的定律一再得到验证。贪官包养情妇、小三或出轨、外遇等现象十分普遍。有的痴情专一,将情人视为红颜知己;有的荒淫无度,与多名甚至数十名情人保持不正当关系;有的共享情妇,还有的接受性贿赂,或被设局色诱、落入圈套。

为何“凡贪多色”,根据以往案例的分析归纳